首页 > 风采永州 > 正文

北京之行——北大永州市人大代表履职能力提升研修班学习感思录
发布时间:2018-06-04 11:51:19 来源:永州人大网 作者:朱振华 编辑:研究室 更多风采永州

  在北大短训一周,几乎是满负荷运转,白天上课,早晚溜达,好几天微信运动显示超过三万步。无论是感官还是心里都是全新的滋味,总统来说,觉得北京与永州相比有“三差”:时差、文差、人差。

  时差

  北京早上四点多就亮了,比起永州有一个小时的时差。习惯了天亮就起床,四点多,居然自然醒了。爬起来,走到宾馆的小游园,蓝天白云,空气几分清冽,这哪里是有霾的北京,仿佛有种到了西藏的错觉。太阳一出来,几乎是白的耀眼,干裂的空气里,太阳就那么一根筋,像喝醉了酒的莽汉,粗糙,暴戾,一点就着。永州的早上,夏天五点多天亮,快六点出太阳,有些湿度的空气里,初阳总是那般红,对着初阳拍照,就像对着刚出浴的少女,纯美,脱俗,惊艳。

  这几天,北京是出奇的燥热,三十好几度,带去的两件长袖衫哪里派得用场?但北京的热只是在阳光下,你只要躲到树荫下,就那么凉爽宜人。这几天,永州朋友圈显示都是阴雨天,一下飞机,永州一地的雨水,回到家,睡在竹席上居然有些凉,窗外滴答的雨声点点滴滴,仿佛絮絮叨叨的情话,绵长亲切。

  五月,江南永州,梅雨季节,也是青黄不接的时节,亚热带却不热。北京的五月,风干气燥,太阳高照,就是热带的光景,温带却不温。

  这季节,时令是不是有些离谱?

  文差

  永州也算是文化大市,国家历史文化名称,柳子街是湖南唯一的国家历史文化街区,永州有舜文化、柳文化、稻作文化、瑶文化、女书文化,是湖湘文化的源头之一,但如果与北京比文化,那真是丑媳妇见公婆——难以出手。 北京不仅是五朝帝都(辽、金、元、明、清),战国时期就是燕国国都,当时称为蓟。北京历史悠久,文化底蕴博大精深,对小小的永州来说,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。永州人到北京,就像到了文化的大观园,只有利用分秒,使出浑身解数学学学!

  在北京,在北京大学这个中国社会科学No.1的大学,听学术顶级大师,特别是首席专家讲课,总觉得从前的课白听了,有种巫山云雨的心境。中国立法学之父周旺生讲立法监督,国学大师张辛讲孔子智慧,著名军事专家马骏讲当前国际形势,博士生导师、北大十佳教师关海庭讲领导艺术……听他们讲学,才知道什么叫如坐春风,什么叫寓教于乐,什么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!他们讲课没有PPT,没有讲义,就是一支笔,往那里一站,娓娓道来,纵横捭阖,旁征博引,似乎天女散花,漫无边际;却像迷踪拳、太极拳,虚中带实,阴中生阳,虚虚实实,万变不离其宗,卒章显志。听课不仅是一种享受,更是一种菩提灌顶,受用无穷。

  白天听课是美妙而短暂的,早晚一饱眼福的四处奔波更是一种狂欢。

  北大读书,第一天早晚自然逛北大。无论徜徉北大西区的古典园林式校区,还是南区灰墙仿古以及四合院式的校区,鸟语花香,校在林中,林在校中。

  第二天早上,直奔清华园,一个小小的荷塘,我们就足足花了两个小时。在清华园吃早点,特色北京小吃,吃得几个“北大同学”肚皮滚瓜溜圆,每人就那么十来块钱,有文化的小吃原来是价廉物美的。

  颐和园、圆明园就在我们住的邮电学院疗养区旁边,自然已捷足先登。

  组织到国家博物馆参观,经过天安门广场、故宫,人山人海让人惊叹。下午自由活动半天(课程因老师外面讲学调至第二天晚上),我们几个人参观了恭王府,巧遇旗袍秀;参观雍和宫,又巧遇金刚法会。在南锣鼓巷、后海,我们看了四合院,走了北京胡同,还吃了胡同菜,真正体验了一把北京老市民的生活。从皇上到子民,从皇宫到胡同,其实都是生活,都有各自的妙处。

  特意到国家大剧院看了一场话剧《风雪夜归人》,体验了一把文化精神大餐。别说国家大剧院的辉煌气派,为了赶去看七点半的节目,我们本想在剧院周围吃点东西,但大都市吃饭居然这么难,前后找找,没有;手机搜索,还是没有,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吃精神大餐。还好,里面有一个西餐店,一问,面包竟是三十元一个,每人只好慷慨“高消费”一个面包,算是一种终身难忘的美好享受吧!

  看了话剧,才觉得什么才叫演戏,觉得以前的电影电视白看了。话剧是演戏的顶峰,小小的戏台,演绎人生,塑造人物性格,对白、独白,举手投足,必须拿捏到位,必须一次完成,这没有真本事,真功夫那是下不来台的。演出结束,观众七次长时间的掌声,全体演员七次谢幕,这样的文化大餐你说够不够味?

  人差

  北京人的高素质,的哥就是典型代表。我们滴滴打车从颐和园到圆明园,司机是一个中年男人,他说最好多看看颐和园,它代表了晚清建筑风格,圆明园更早的毁了,现在有的是后来建的,不少都是当代的,古建筑没有体现一个古字,还有什么看头?他还顺便介绍古建筑与现代的差别,我们见识了北京人的博古通今。

  在北京胡同的小四合院,主人热情邀我们进去参观,我们见识了老北京人的热情。

  在北大,我在路边专注拍照,一个老教授模样的和一个青年兴致勃勃谈问题,撞到我身上,他们一个劲一个劲说对不起,我见识了北京人的谦恭有礼。

  在小胡同吃胡同菜,一个四五十平米的房子,转弯抹角,高低错落,店主因势而作,采用北京元素,划出九个袖珍包格,慕名而来的食客络绎不绝,排队等号吃流水席,我见识了北京人的创意。

  北京人这些个另我这个永州人刮目相看的地方,可以算得上是两地的人差吧!

热点排行